專(zhuān)項工作
當前位置:福建龍溪軸承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?-?專(zhuān)項工作?-?兩學(xué)一做?-?新視角
干部當做“低頭獅”

走進(jìn)有著(zhù)千年歷史的江西滄溪古村落,朱韶宅院耕字書(shū)屋前,大門(mén)兩側有一對低頭石獅尤為引人注目。與其他宅門(mén)前兇猛威嚴的石獅明顯不同的是,它們俯首低眉,憨態(tài)中透出威嚴。據當地人介紹,當年朱韶官至安徽池州知府,為人謙遜,以禮待人。這對罕見(jiàn)的低頭獅子,就是朱韶教育后代子孫淡泊名利、低調做人的“情景再現”。

注目這對低頭獅,禁不住讓人引發(fā)沉思:處在圓夢(mèng)全面小康的關(guān)鍵決勝階段,如何讓“獅子型”干部干成事、不出事,關(guān)鍵在于讓其既有想干愿干積極干的主動(dòng)性,又有能干會(huì )干善于干的自覺(jué)性。

相比那些不干事不惹事的“太平官”、不擔當不負責的“逍遙官”、遇事推諉塞責的“鴕鳥(niǎo)官”來(lái)說(shuō),“獅子型”干部身上呈現著(zhù)舍我其誰(shuí)的豪氣、守土有責的志氣、披荊斬棘的勇氣、所向披靡的銳氣。他們在困難面前敢啃硬骨頭,逢山能開(kāi)路,遇河能搭橋,群眾信賴(lài),組織青睞,歷經(jīng)摔打愈戰愈勇。

從實(shí)踐來(lái)看,“獅子型”干部又可分為兩種:一種是“昂頭獅”,一種是“低頭獅”。被稱(chēng)為“昂頭獅”的干部,腦子活、點(diǎn)子多,能說(shuō)會(huì )干敢擔當。但是,一些這樣的干部,對自己做出的那點(diǎn)成績(jì)唯恐別人不知道。喜歡拿政績(jì)說(shuō)事兒,提拔慢了就覺(jué)得自己不被重用,受了委屈。

而被譽(yù)為“低頭獅”、具有“獅子型”加“老黃?!本竦母刹客瑯邮歉谊J敢試,勇于創(chuàng )新卻具有“老黃?!钡木?。解決復雜問(wèn)題的能力毫不遜色,見(jiàn)困難就上,遇榮譽(yù)也不搶?zhuān)罕姷恼J可度遠勝其他。

事實(shí)證明,那些“昂頭獅”型干部往往沒(méi)有“低頭獅”型干部行得穩、走得遠。所謂低頭是稻穗,昂首系莠稗。有的干部對組織選任的期望值過(guò)高,一旦遇到“骨感”的現實(shí),就覺(jué)得組織“虧待”了自己,便開(kāi)始想方設法為自己撈取好處……細數落馬官員,“昂頭獅”干部不在少數。

現實(shí)中,也有人為跌倒的“獅子型”干部辯解為“個(gè)性”強,竭力用政績(jì)之瑜掩“缺點(diǎn)”之瑕。這類(lèi)干部自己也認為吃過(guò)苦就得要享受,立過(guò)功就居功自傲。單位決策一言堂,黨規黨紀面前嚴人寬己的“個(gè)性”,已嚴重背離了黨的宗旨,將黨性?huà)佊诰畔鲈仆?。加之別有用心的唯利人員形影追著(zhù),獅子頭越昂越高,以至于“坐轎”被人抬著(zhù)走向懸崖尚不知覺(jué)。

一位哲人說(shuō)過(guò):使人疲憊不堪、難以遠行的并不是橫在面前的高山峻嶺,而是在不經(jīng)意間掉進(jìn)自己鞋里的一粒粒微不足道的沙礫?,F實(shí)中,“昂頭獅”身上滋長(cháng)的“個(gè)性”猶如那粒?!吧车[”,雖短時(shí)不至于邁不動(dòng)步子,卻會(huì )逐漸磨掉精神之“鈣”。精神上“缺鈣”,就會(huì )得“軟骨病”,時(shí)間一久則步履維艱,落伍乃至落網(wǎng)只是早晚的事。

“為政之要,唯在得人?!边x人要認真甄別“獅子型”干部,多選用“低頭獅”,善改造“昂頭獅”,以“四有”為標尺,堅持嚴格的用人標準,正確的用人導向,鍛造一支新長(cháng)征路上奮楫拼搏、負重前行的主力軍。

 

(來(lái)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  編輯:黨群工作部楊小杰)